有两名婴儿和一个拐杖旅客
2019-08-13 04:59
来源:未知
点击数:           

由前门逃生的旅客被指引到国际线的候机大厅,由后门逃生的旅客则被引导的国内候机大厅。

您认真观看乘务员关于安全带和氧气面罩的演示了吗?您是否知道此航班是否有跨越水域的飞行,您知道救生船在哪里?救生衣怎么穿吗?您有没有翻开你座椅前面的口袋,看看这个机型有几个撤离门,您知道怎么撤离吗?

这时候,机组在无线电里听到了那霸机场塔台的呼叫:看到飞机冒烟着火。

我们机组的训练多关注飞行程序的练习,和乘务员一起配合,只是在每两年的应急训练中完成,而机组多是看客,没有和乘务组有效协作沟通演练,我们的紧急撤离演练中没有类似“机组就位”和“机组离机”的口令,这些训练短板,我们能否在类似这样的紧急撤离中能做到和华航一样好呢?

这时候飞机的大火已经覆盖了整个机翼,机长和副驾驶已经不可能从撤离门撤离,于是两名机组从飞机驾驶舱的窗户上顺着撤离绳撤离,就在机组撤离接地的一瞬间,飞机爆炸起火。

乘务组接到撤离的口令后,会打开所有可用的舱门,而舱门在预位的情况下,会释放紧急撤离的滑梯,滑梯会迅速充气伸展,一般一个滑梯按照分配,要求撤离50个旅客,在90秒内就能完成撤离。

出门旅行,应该有这种安全意识,不要带贵重的行李,脱下高跟鞋换上更舒适的平底鞋,把耳环胸针放在小盒子里随身放好,上了飞机要注意所有的安全提示,空姐的演示也要心无旁骛认真牢记,您如果坐在飞机的舱门前,您就非常有可能变成一个志愿者,您要学会怎么打开舱门,怎么帮助空姐维持秩序,协助大家撤离。您看,坐飞机还真得有学问的。

看来,在撤离的过程中,“素质”并不是绝对因素,机组良好的训练,镇静的指挥,大声的命令,用旅客广播和手提话筒,大声要求,会起到非常好的作用,撤离的好坏,关键还是看机组。

康立美在事后的采访中也坦言承认,刚开始听到撤离指令的时候,头也一阵发蒙,但多年航空公司的良好训练在这样的突发事件过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打开舱门,释放滑梯,指挥旅客,很多都是条件反射式的,正如我们机组最爱说的:我们是经过良好训练过的,相信我们,我们一定会保证你们的安全。

机组完成撤离检查单,机长这时候在旅客广播里又下达了 “所有机组离机”:“crew please leave the a/c asap” 口令又是两遍。

我们所知的哈德逊河上的奇迹,一架空客飞机在空中撞鸟后,双发失效,飞机在无动力的情况下迫降的哈德逊河上,飞机接地后,机组人员在机长施伦伯格的带领下迅速组织了撤离,成为一起非常经典的水上迫降和水上撤离的典范。

一般在撤离前,飞行机组会在驾驶舱完成飞机撤离的飞行程序,要关闭电源和切断发动机油路,如果发动机有火警,还要释放发动机的灭火瓶,然后机长会发出撤离的口令。“evacuation” “撤离,撤离”

反过来看看我们近期的这几次撤离,机组,包括乘务组在协调执行上,是不是有问题呢?在飞机落地后的撤离是不是有心理准备呢?旅客携带行李撤离,为什么我们机组没有大声喝止呢?有的旅客站着从滑梯上撤离,我们机组有把他按住,命令他坐下滑出吗?我们在选择自愿者上,有没有和他很好的沟通,让他知道怎么帮助机组打开飞机舱门并帮助维持飞机上的秩序呢?

我们再看看华航ci-120航班,空服人员在机长的指挥下,完成了一次有序优秀的撤离。

犹建国机长,他首先一直保持着通讯的畅通,并没有像我们很多机组那样,和塔台一再见,就把通讯转到内话方式,这样,他才听到那霸塔台的呼叫。在一开始,发现飞机着火的时候,他的脑海里也闪现出公司的荣誉自己的得失,做出紧急撤离的命令并不是很轻松的,但完美的训练让他做出了正确判断。在情况不明的时候,他下达了:“机组各就各位”的指令,回头看我们的紧急撤离演练,并没有这样的指令,也没有这样的配合。在下达紧急撤离后,他依然没有忘记下达“机组离机”的指令。所有的指令清晰有效,而且都是两遍。再看我们机组在这方面的训练,还真得是有漏洞的。

另外我们中华民族的机组,在日本的那霸机场,也有一次非常经典的紧急撤离的案例。

飞机是最安全的现代交通工具,它在设计和机组训练过程中都考虑了这样的情况:飞机在飞行过程中万一遇到紧急情况,在地面,怎么能安全迅速的让所有旅客从飞机上撤离?就连空客380这样的巨无霸,也要做这样的撤离演示,要求在满客的情况下(最多能坐800人)在90秒内完成撤离。

是不是有些复杂,但这些都是能在关键时刻救命的东西,请您牢记,坐飞机,这是必须具备的安全意识。

原来,旅客的“素质”并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航空公司通过各种途径的宣传,教育,让旅客学习,在飞机起飞前,很好的演示宣贯,并有很好的沟通,而在突发事件过程中,机组执行有力,团结协作,维持秩序,旅客完美配合下才体现出来的。

飞机是非常安全的,但安全防范性一定要有,安全意识一定要强,而且这种意识要一直保持到您安全的离开飞机,这种安全意识的培养,让我们先从知晓如何在飞机上紧急撤离开始吧。

在撤离过程中,有旅客拿行李的,也有尖锐物品刺破滑梯的,有旅客在撤离过程中受伤的,机组在撤离的组织执行上多有诟病,很多人也都提到了撤离过程中的旅客的“素质”问题。

在紧急撤离的指挥和决策中,机长的作用是巨大和无法替代的。他在紧急撤离中担任领导,有绝对的指挥权,飞机上所有人员包括旅客必须听从机长的指挥。他对整个紧急撤离下达各种行动口令。

乘务长康立美向外张望,她看到飞机右侧的烟火,但她还是决定打开了所有的撤离门,在一分钟内,飞机上157名旅客完成了紧急撤离,这些旅客中还有两名婴儿和一名拄拐旅客,康立美先扶着这位伤残旅客,放下拐杖,然后扶他坐好,然后一推……。在撤离过程中,机组协调有利,口令清晰,没有惊慌,整个撤离有序迅速,旅客没有尖叫,没有混乱。

看完这个优秀的紧急撤离案例,是不是让我们这些飞行员倒抽一口冷气,我们作为机长,遇到这样的突发情况,能这样有序镇定地完成撤离吗?

亲爱的旅客朋友,当您顺利登机,放好行李,在座位上坐好,看着穿梭忙碌的空姐,听着宾至如归的登机广播,除了关注这个航班如何能正点安全到达目的地,您是不是发现自己忘记了什么?

近期,在中国民航,连续发生了几起飞机在地面的紧急撤离事件,有飞机在空中货舱着火的,也有飞机在地面,后部着火机组织撤离的,但看到相关报道,感觉这几次的紧急撤离,并不是很成功。

在2007年8月20日当地时间上午10时33分,华航航班号为ci-120的波音737-800飞机,在那霸机场降落驶往停机坪后,右主翼燃料箱漏油失火发生强烈爆炸,机身烧焦断裂,幸好机上157名乘客和8名机组员在机长犹建国和乘务长康立美几乎完美的配合和指挥下,做了紧急撤离,所有的旅客中,有两名婴儿和一个拐杖旅客,但整个撤离就用了一分半钟。在飞机起火爆炸前完成了撤离,成为一次紧急撤离最好的典范。

说旅客在撤离过程中,不该携带行李,应该脱下高跟鞋,认为中国的旅客素质不高,影响了撤离的质量,但我并不赞同这样的说法。

所以,一个优秀的紧急撤离,机长要冷静沉着,训练有素,不光要关心旅客,还要心系组员,勇于决断,敢于担当,机长是成功撤离的关键。

很多撤离是飞行机组有准备的,比如说飞机在空中遇到突发的故障,要求飞机在落地后尽快完成撤离,这时候,我们的空服人员就会不厌其烦的给你们演示告知,如何在接地前防止冲撞,如何在接地后迅速有序的在飞机的各个撤离门撤离,但有时候,飞机的紧急撤离完全是不知情、没有准备的。

如果发生起火冒烟,大家也不要惊慌,航空煤油的自燃点很高,大概在500度,而且飞机的座椅等也是阻燃材料设计制作的,所以飞机接地破损到燃起大火,一般都要几分钟,而这段时间,我们能在飞行机组有效镇定的指挥下,完成撤离,远离飞机的。

机长在旅客广播中下达了命令“机组各就各位”,华航的训练中,这样的指令意味着飞机状况不明,机组就位,有可能要撤离。

号称完美撤离的“哈德逊河上的奇迹”,在飞机接水后,飞机上的老外旅客也有惊慌失措的,有的从座椅上跨过,也有拥挤,还有的没上救生船直接跳到水里的,但都在机组的命令指挥下,渐渐回归秩序。

首先,飞机应该没有了交流电,但在飞机的应急灯会在飞机电瓶的直流电的作用下亮起来,您会看到座舱的地面上有指示信号去撤离门。心细的朋友,可以摸到包厢的下侧,也有触摸的信号,那是提供给盲人朋友的,注意,离您最近的撤离门有可能在您身后,而这些功课实际上都是您在飞机安全情况下自己需要了解的。如果客舱有烟雾,俯身弯腰或者爬行,最好能用湿毛巾等捂住口鼻,尖锐物品绝对要放好,高跟鞋也要脱下,因为滑梯的材料是尼龙做的,您如果带着这样的物品,非常有可能刺破滑梯。行李,千万别带,影响您的撤离,也有可能会堵住通道,影响到别人,到了紧急撤离门,全身用力,蹲,坐,跳下,双手交叉前胸或者伸出,是为了防止手部刮伤,而且在滑梯的尽头有机组会拉住您的手,然后,就是迅速的远离飞机,最好在上风面,等待救援就行了。

飞机滑到停机位,乘务长康立美已经下达了“舱门解除预位”的指令,但突然,她在旅客广播中听到了机长的“机组,各就各位”的指令,“attention crew on station”, 康立美很奇怪,但多年的空中服务经验和警惕性,让她又下达了“舱门预位”的指令“all door in flight (mode)”。事后看,这个指令可以用完美来形容。紧接着,空姐们就听到机长“撤离,撤离”“evacuation”的指令。

他要指挥机组所有的行动,对撤离的时间要有科学评估,确认撤离的方法路线,并要把紧急状况通报并请求支援。

旅客朋友们,在您座椅前方的座椅口袋里,都有类似的指示图,你认真看过这张图吗?

机组带领旅客,避开大火,在地面人员的帮助下,从两个方面撤离。

再多说几句,ci-120的机组,乘务组有六名,还包括一名日籍乘务员,完整的机组配备是这次完美的紧急撤离的关键,但我们现在经常的减员飞行,是不是对撤离也有影响呢?

然后机长看到右侧飞机的浓烟。机长在旅客广播中下达了“撤离”的命令。“passenger evacuation!”